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rio-inc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猪年草字头三点水的名字》最新章节。

等到了床边,四阿哥看了眼被放下的帐子,才侧开身,让太医上前诊治。

太医在那只如白玉般的手腕下放了垫子,这才开始诊脉。只见他一会儿皱眉,一会儿疑惑,好久才收回搭在齐布琛手腕上的手,道:“贝勒爷,据老臣猜测,佟侧福晋是因为一直郁结于心,再加上突然受了惊吓,心神恍惚,才会晕厥。这没什么打紧的,侧福晋原本底子好,老臣开个方子,吃两天药,以后放松心情,便什么问题都没有了。”

“郁结于心……”四阿哥轻声念着这四个字,将目光投向帐子里的那个人。

为什么会郁结于心?难道在府里,真的过得那么不开心?

太医开了药方后就离开了。

四阿哥挥退了所有的丫鬟,掀开帐子挂好,坐在齐布琛床边端详着她。

床上的人,黑发披散,脸色有些白,却不是往日那种如玉般的白皙,而是生了病的那种苍白。就算睡梦中,她仍旧不安地皱着眉头。

四阿哥突然感觉有些无力。

大约到了黄昏时刻,齐布琛睁开了眼睛。她刚低声唤了一声白苏,就有一只强有力的手臂,托着她坐了起来。

她刚开始以为是白苏,可是感觉不对。待她猛然转头的时候,对上的,却是一双幽深复杂的黑眸。

她下意识地挺直了背,低声问道:“爷怎么在这儿?”

因为她的这个动作,四阿哥心中的怒气立刻上涨。他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,猛然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齐布琛微微一愣,只在最初的时候挣扎了一小会儿,就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。

四阿哥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的长发,眼神里,是他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温柔。只是这份温柔

,谁都没有看到过,包括如今在他怀里的齐布琛。

好一会儿后,他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时眼中已是一片幽寒。

齐布琛低着头问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辰?爷怎么在这儿?”

四阿哥淡声道:“早上的时候你晕过去了,现在已经黄昏了。”

齐布琛有些愣神。过了一会儿,她才扯了扯嘴角,勉强笑道:“爷平时上差忙碌,回来时妾身应该伺候爷,让爷放松些才对。可如今妾身这儿一堆的糟心事儿,反而要爷照顾妾身,妾身真是愧不敢当……”

“齐布琛……”没等她说完,四阿哥突然轻叹着喊了她一声。

齐布琛听了他那句饱含着复杂情绪的轻唤,沉默着低下了头。四阿哥虚环着她,一低头就能看到她微微抖动的双肩。

没过一会儿,耳边就传来了她压抑的抽泣声。

他抬起她的脸,看着她咬着唇,哭得满脸都是泪水。原本美丽清澈的秋水杏眸中,满是往外涌的泪水。又黑又浓密的睫毛,仿佛是被雨水打湿了的黑蝴蝶,微微颤动着。

他轻轻帮她擦去泪水。

然后,她的哭声越来越大,似乎是想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。

四阿哥又帮她擦去泪水,可是刚擦完,她眼中的泪水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仿佛怎么也擦不干净。

记忆中,齐布琛总是笑着的。他唯一一次看到她哭,还是在木兰围场,他被时疫感染的那一次。

都说女人的泪水是克制男人的最好武器。此话确实不假,四阿哥此刻的心早就柔软成了一片,如刀刻般锋利的下巴,似乎都柔和了许多。

他将齐布琛抱在怀里,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,耐心十足。

在四阿哥怀里哭泣了许久,齐布琛才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。她不好意思地想要退出四阿哥的怀抱,四阿哥却仍旧紧紧地抱着她,不理会她的推拒。

两人之间温馨的时刻并不少,四阿哥却是第一次感觉到,自己离齐布琛的心近了一点。

没过一会儿,和文端着药进来了。

齐布琛看着那碗还冒着热气的药,在四阿哥怀里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喝,你端下去吧。”

四阿哥皱着眉道:“生病了怎么能不吃药?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猪年草字头三点水的名字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异界仙帝

田南恩

小森林剧照高清壁纸

羽扇初画

爱你最暖的方式

商旖

好色王爷弱智王妃

踏仙路的冷月

元結

妖精小镇

总裁的玩奴

LY腊月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